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近代中国研究>> 新闻快讯>> 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二五期(2017年2月)

作者:闻一多研究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年03月27日

要 闻

 

闻一多绘制的《苏俄评论》封面再现】 1926年12月《新月创刊》号刊登署名“世界室主人”的新著《苏俄评论》出版广告,云封面为闻一多设计绘制。

 

 

“世界室主人”即张君劢,《苏俄评论》共十章,分别为:俄国革命前之思想变迁、十一月革命、红军、俄宪之虚伪、新生计政策之前因后果、苏俄之财政币制、俄国之东方政策、俄共产党之内讧、红色恐怖之再现、托氏徐氏之开除党籍。该书记述了张君劢对苏联的一些认识,有些观点与闻一多当时提倡的国家主义有相通之处,闻一多为该书绘制的封面,便表现了他对该书内容的理解和表达。初版《苏俄评论》流传不多,多年来鲜见真容。近日,这幅90年前的作品终得再现,不仅使闻一多美术创作又增添了一幅作品,而且对进一步了解闻一多当年的思想也有重要价值。

 

闻一多自刻印章与《九歌》手稿入藏闻一多纪念馆】 一枚闻一多先生在西南联大时的自刻印章和四页面《九歌》手稿被闻一多纪念馆收藏。该枚自刻印章长1cm 、宽1cm、高1.3cm,朱文,印文为:闻一多印,边款为“时在西南联大 家骅甲申秋自刻”。闻一多纪念馆几经周折,多次与上海古玩收藏爱好者戎先生商谈转让事项,最后从其手中征集收藏。经闻立鹏鉴定,确认印章为闻一多自用之印。

 

 

《九歌》手稿,双页面,双格单栏“昆明康益书报社 活页稿纸”,四页面,每页长32.5 cm、宽23.5 cm,闻一多纪念馆从福建厦门穆先生、赵女士夫妇手中征集收藏。赵女士介绍,其父与闻一多是生前好友,当时闻一多先生将《九歌》手稿交其父亲作曲,但不久闻一多先生牺牲。由于战乱纷飞及多次搬家,手稿遗失只剩下四页面。1946年闻一多先生曾将《九歌》编成歌舞剧,6月11日完成初稿,当时名为“《九歌》(古曲翻新)”,最后修改稿题为《九歌古歌舞剧悬解》,现已收入湖北版《闻一多全集》。

 

闻一多自刻印章、《九歌》手稿入藏闻一多纪念馆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对丰富闻一多纪念馆文物藏品,充实本馆爱国主义教育资源起着重要作用。(浠水闻一多纪念馆供稿)

 

【闻立雕杜春华向闻一多纪念馆捐赠珍贵图书】 2016年11月,闻一多次子闻立雕和夫人杜春华向浠水县闻一多纪念馆捐赠珍贵图书426册。闻一多纪念馆党支部书记陈秋华、原馆长龚成俊在北京闻立雕家中接受了捐赠,并向闻立雕夫妇颁发了收藏证书。陈秋华代表纪念馆向闻立雕夫妇表达了诚挚的谢意。

 

 

此次捐赠的是闻立雕、杜春华夫妇相依为伴半个多世纪的私人藏书及革命文献。其中,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版的马、恩、列、斯、毛著作和哲学典籍占相当分量,部分版本为前苏联翻译出版的,繁体字,竖行印刷,尤其珍贵。

 

闻一多纪念馆1988年筹建到1993年开馆至今,闻立雕、杜春华夫妇曾多次给予支持和捐助,并多次捐赠有关闻一多的文物资料。闻一多纪念馆基本陈列《千古文章未尽才--—闻一多生平事迹展》展出的文物、图片、文字资料和展览文字脚本以及闻一多旧居复原模型等,绝大多数都是他们提供的。2006年7月,闻立雕、杜春华夫妇回到家乡浠水参加闻一多殉难60周年纪念活动,看到纪念馆连一台办公电脑也没有,就捐赠了10000元用于购置办公电脑。2015年10月,闻立雕、杜春华夫妇代表闻一多家属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给闻一多遗属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捐赠给闻一多纪念馆。如今,闻一多纪念馆已成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国家三级博物馆”“全国盟员教育基地”“湖北省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湖北省国防教育基地”和“湖北省廉政教育基地”,每年接待观众12万人次。(浠水闻一多纪念馆供稿)

 

【黄冈市人大调研座谈保护闻一多故居遗址】 2月22日,黄冈市人大名人故居立法保护调研座谈会在闻一多故乡巴河镇举行,黄冈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黄冈市红色文化研究会长王楚平,黄冈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工委主任黄新国,全国人大代表、英山百丈河村党支部书记王金初出席座谈会,浠水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黄强胤,县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李保莨专程看望了与会代表。浠水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宇明、巴河镇党委书记宋雪聪、镇长胡钧喜、县文化局、旅游局、闻一多中学、闻一多红烛书画院等单位负责人出席了调研座谈会。

 

调研座谈会期间,黄强胤谈到闻一多故居重建和闻一多纪念馆迁建,指出闻一多纪念馆是1984年经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建立,1988年开始动工兴建, 1993年5月18日开馆。但是,闻一多纪念馆座落在县城凤栖山麓的唐朝时间建立清泉寺遗址上,这里聚“清泉梵响”、“陆羽茶泉”、“羲之墨沼”、“凤顶当空”等浠川八景其中四景。刘禹锡、苏东坡、魏了翁等许多历代文化名人来此游历过,并留下了许多诗词名篇,是历史悠久的旅游胜地。同时, 这里也是元末起义军徐寿辉创建天完政权的皇都遗址, 我们应按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最近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保护传承文化遗产,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做好文物保护工作,抢救保护濒危文物,实施馆藏文物修复计划,加强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中的文物保护,把天完皇都、 清泉寺遗址遗迹保护起来。

 

 

关于闻一多纪念馆迁建回闻一多故乡巴河望天湖的工作,黄强胤说闻一多生前几乎没有去过县城, 与现在闻一多纪念馆所在地没有任何联系, 1947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 驻扎浠水, 邓小平亲派政治部干部陈婓琴到闻一多故居祭拜, 并嘱咐要保护好烈士故居,因此闻一多纪念馆迁建回闻一多故乡巴河望天湖势在必需,相信会得到中央和省市领导与闻一多亲属的支持,希望相关部门做好规划工作。闻一多故居重建和闻一多纪念馆迁建的资金问题,将由县政府研究解决。

 

王金初指出,闻一多是中国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和卓越的科学文化战士,海内外影响很大,他是为新中国建立而牺牲的,我们党和政府为闻一多故居重建和闻一多纪念馆迁建回巴河怎么做都不为过, 我要尽全国人大代表职责全力支持这项工作,让闻一多烈士魂归故里。

 

黄冈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黄冈市红色文化研究会长王楚平指出:我在浠水工作时,将打造闻一多文化品牌做了系列工作,出版的著作中对闻一多宣传、研究、开发做了详细阐述,浠水特别是巴河有很多革命历史遗迹和遗址,历届县委、县政府及地方领导为保护这些遗址、遗迹作出了很多努力,一大批遗迹、遗址得以幸存。但光靠政府权力保护远远不够,地方立法保护才是根本,闻一多故居如有法保护就不会拆掉。可喜的是,遗址保护得非常好,为重建闻一多故居有了核心理由。

 

据参加会议浠水县领导与代表一致认为,黄冈市人大法工委到巴河来调研革命遗迹及名人故居、纪念地保护,抓到了点子上,浠水县竭力支持闻一多故居遗址的保护重建、支持闻一多纪念馆的迁建。同时,认为这一工程的规划和建设要充分发挥巴河镇水乡特色、人文特色,与旅游开发、保护生态资源、望天湖名人小镇整体建设、码头文化名人文化、老镇改造等统一起来,把千年古镇打造成武汉、鄂州、黄石、黄州的休闲娱乐后花园,推动巴河镇经济飞跃发展。(浠水县闻一多书画院汪德富供稿)

 

~~~~~~~~~~~~~~~~~~~~~~~~~~~~~~~~~~~~~~~~~~~~~~~~~~~~~~

 

特载·日本学者目加田诚《闻一多评传》(连载之一)

 

1955年6月在日本《文学研究》第52辑上刊登的著名学者目加田诚撰写的《闻一多评传》,是日本发表的第一篇闻一多传记。该文共十一节,简要而系统的介绍了闻一多的生平与业绩,在日本学术教育界产生了很大影响,其观点至今仍代表了日本对闻一多的主流认识。但是,这篇评传一直没有译成中文,故中国学者对此文了解甚少。2016年,为纪念闻一多殉难70周年,日本关东学院大学副教授邓婕特翻译了该文,征得译者同意,本刊自本期起连载该文全文。

 

(一)

 

1946年7月15日,在昆明, 中国的著名诗人兼古典文学学者闻一多被国民党特务暗杀。之后他的遗稿立刻被收集起来,经他十多年来的同事朱自清等一年多的努力,全集四卷由开明书店出版。郭沫若作序写道:“‘千古文章未尽才’,在今天我读着一多的全部遗著,在惊叹他的成绩的卓越之余,乃不能不为中国的人民,不能不为人民本位的中国文化的批判工作,怀着无穷的隐痛。‘一个人倒下去,千百万个人起来’,在革命工作上我虔诚地希望能够这样,在为人民服务的学术工作上我也虔诚地希望能够这样。”

 

李广田在《闻一多选集》(开明版)的序里写到:“闻先生的才能是多方面的。仅就艺术方面而言,他是诗人、画家、雕刻家、戏剧家。如果他在这些方面的工作上倾以全力的话,他在所有这些方面都会取得伟大的成就。但是他没有这样,却用他的生命和鲜血,写下了最壮丽的诗篇,刻绘了最伟大的英雄形象”又这样写到:“闻先生的道路是曲折的,是充满了矛盾,又终于克服了种种矛盾而向前迈进的:正如长江大河,不奔流于平原阔野,而是在千山万壑中横冲直闯,到了最后,才形成了壮阔的波澜,一泻千里,扑向真理的大海。也正因为如此,才见得伟大而有力。”

 

诚然,闻一多所走的路充满了迂回曲折,但常常又是那么专注得近乎过分正直。他的一生可以说代表了五四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典型。对他一生的足迹的回顾,于我仍有一种迫切的意味。

 

(二)

 

清末光绪二十五年(1899),闻一多出生于湖北浠水巴河镇,辛亥革命那年13岁,民国八年(1919)的五四运动时21岁。

 

闻一多,姓闻,名家骅,又名亦多。字友三,号友山。后考入清华学校后改名为多,笔名一多。闻家为地方名望,六岁从师读《三字经》、《幼学琼林》、《尔雅》和四书类,第二年七岁时请来出身于师范学堂的老师,学习当时新编教材国文、历史、博物、修身等课本。那时的新思潮、新教育的浪潮也波及到湖北的地方乡下。十一岁到武昌的两湖师范附属小学上学,同时在叔父主持的改良私塾里学习国文、英文、算学。宣统三年辛亥(1911)他13岁,武昌爆发革命起义,他回家避难。这次革命的喧骚,只从幼小的闻一多身边擦肩而过。

 

民国二年(1913)闻一多15岁,北京清华学校招生,他成为湖北两名名额中的一名。那时他就被称为“书痴”,其长兄回忆说他读书时蜈蚣缘足而上也不察觉,可见他这种迂阔的性格是从一开始就有的。那时他爱读梁启超的文章,还读《史记》和《汉书》,也喜好中国诗词。这些虽和以经学第一的父亲的传统教育方针对立,但已是这一时期一般青年的风潮。还有一点,他从小就喜爱剪纸和绘画,爱好美术成为他终生的癖好。

 

民国五、六、七、八年(1916-1919)在清华学校时期,闻一多参加《清华周刊》的编辑,陆续发表了不少笔记诗话等。写古诗绝句,且作赋。民国八年二月,在学报编辑会议上,有人提倡白话文学,对此闻一多说诸编辑“率附和之,无可如何也。”这很耐人寻味,民国六年以来的白话运动,以北京大学为中心展开,清华也开始逐渐采用白话文了,但闻一多是一种并不以为然的口气。

 

同年5月4日,爆发了所谓的五四运动,北京城内的学生展开了“外抗强权,内除国贼”的爱国示威运动。消息一传到清华园,清华学生立刻呼应。5日清晨,饭厅的大门上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了昔日的爱国志士岳飞的《满江红》词。后知道此为闻一多所为。7日清华学生成立代表团,联络城内的学生一致行动。闻一多担任了文书工作。以事后者的眼光的来看,在具有如此重大意义的五四运动中,学生闻一多的反应仅此而已。(待续)

 

本刊地址: 100006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1号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

 

电  话: (86-10)6527.7905       传真: 6513.3283

 

电子信箱: wenlm1950@163.com




上一篇:《近代史研究》2017年第2期目录及内容提要下一篇:马忠文:翁同龢书信中的“伪札”问题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
    PowerEasyCMS 技术支持